WRITE

by jiaoyang, 2012-10-14


不知应该写一个什么样的题目,暂且一个字。

昨天去儿童院做志愿者,一个很特殊的儿童院,因为孩子们都有自闭症。我们的任务是陪他们玩耍,再者和他们沟通。我走进他们的教室,莫名的一阵压抑,老师拿着一个小棍,强迫所有的孩子坐在凳子上,孩子都很小,有好动的天性,连站起来走走都不许,我马上哑口了,不知该如何,看情况可能是老师要讲课,可是没听到她讲什么,只是拿个卡片让旁边的小孩看图识字。我拿个凳子和同学坐在旁边,默默看着。在其间试图与一个小朋友沟通,但好像他听不懂似得,毫无反应。

我发现一个坐在最后排大一点的孩子,可能比我都小不了几岁,觉得他应该清醒点,随后上前问了几句,同样他听不懂我的意思,嘴里含糊着,不时大笑。我很无奈,我的同学也是,这样僵持了一会儿,终于到了下一门课,这明显轻松许多,我们可以去外面做游戏去了。像扶着病人似得,一个个拉着走下楼,排除沟通的障碍,一起玩耍还是可以的,天性自然不能泯灭。我一次又一次的顺着他们的意思做这做那,把他们从滑梯下往上推,他们玩的那么尽兴,我问每一个孩子,你今天高兴不高兴,他们满脸笑容的说着高兴,这是我此行唯一可以问到的话语。可是在我看来再安全不过的游戏被老师禁止了,孩子们喜欢这样玩,老师却这样对待。

像小时候父母的不理解,像小时候被社会限制的所有,我自闭了一切,你却让我更加黑暗。

写到这里我想起自己的童年,我的童年永远是孤单,和人交流少了,遇到陌生人就说不出话,那时候上街买个东西,问老师一个问题,都要鼓起很大的勇气,那种感觉就像自闭一样。现在想起来还很难受,还好我没有一直继续,内心的好强让我改变,我适应了一切,一份默默努力承受一切的心绽放我的世界。

离开那个世界,隔世轮回一般,打一份米饭,继续我的生活,我不敢想他们的将来,再说我想也没用

作者: jiaoyang

2022 © typecho & eli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