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RITE

无题

by jiaoyang, 2012-09-26


其实我谁都不想,谁都不想。

我这二十年有太多的自作多情,知道这点后,我便会说,我何德何能。

我有这样一个想的对象没用,不能吃不能喝,只能看,只能说一些无聊的话,无聊的打发时间。这蛋疼的撕磨,还不如我玩会儿游戏,和几个哥们意思两下来的痛快。

我要想的是一个平凡的女子,她不会是现实中的人,但我一直会把她当做存在,最后会在未来等到这样一个人,这二十岁的人生还未出现的人。

作者: jiaoyang

2022 © typecho & elise